全國服務熱線:

8009573001

勺園的園丁——一場文化的修行


輕煙漠漠,碧瓦朱甍,勺園的早晨是由晨練者喚醒的,他們三三兩兩結伴而來,或是打拳,或是開嗓,又或是舞劍,都令勺園的一天生動起來。如今的勺園游客絡繹不絕,大家在驚嘆南湖邊竟還有這樣一處江南園林時,它其實已經存在很久了,正是有這么一群人的辛勞付出,才有了勺園從荒蕪雜草叢生的“鬼宅”到如今生意盎然的美麗蛻變。

今天要說的這位便是其中的一位“園丁”,勺園的當家人——葉建良先生,尋根集團董事長。他不是學者型的文化人,卻癡迷文化,愛與文化人打交道;他亦不是一位合格的商人,投入與產出成反比卻甘之如殆,樂此不疲。他更像是修行者,文化的苦行僧,用自己的方式踐行一場文化苦旅。

他出生在浙江衢州的一戶普通農家,家中兄弟姐妹眾多,母親甚至都記不得他們的出生年月,生活捉襟見肘。在那個物資匱乏,溫飽都困難的年代,農村孩子讀書是一種奢望,而他聰明,成績拔尖,在篆刻方面更是頗有天分,造詣不凡。他同時也是懂事的,在讀完中學后,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他離開心愛的學堂開始為生計奔波。

1983年,他一身戎裝來到嘉興,便扎根這片土地,不曾離去。部隊是個培養人、磨礪品質的地方,在部隊里他對攝影產生濃烈的興趣,發現原來除了自己從小喜歡的篆刻、印章文化,還有攝影這門美的藝術,這激起了他塵封的那顆對藝術向往的心。因為他的刻苦,他的努力,在部隊從事攝影工作的期間,他的作品多次獲獎,先后三次榮立三等功,多次被評為先進標兵和優秀共產黨員。是部隊給了他再次學習的機會,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使他愈發熱愛文化工作,也正是這段時期,讓他結交了一些受益匪淺的朋友和對文化資源積累,為他日后從事文化產業打下了基礎。

1996年,他轉業到民政部門工作,山里人骨子里的倔強和對文化事業的熱愛,讓他放棄這份朝九晚五,別人羨慕的“鐵飯碗”。“我是部隊從事攝影工作的,對于文化工作的熱愛是我成立尋根集團的星星之火。”1997年,正值香港回歸之際,他在“一大”會址南湖畔成立了尋根集團,尋根集團在創建時有它的特殊含義:“香港、澳門回歸及海外僑胞尋祖先的根,終是落葉歸根”。經過20年的發展,公司下屬機構有尋根收藏館、尋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尋源酒店有限公司、德勤文化園、能源(煤炭)運營中心、尋根攬秀園文化休閑街、凌公塘公園文化會所、嘉善宇邦煤炭有限公司、尋根緣古藝家私有限公司、開化山里紅果合作社等。從事專業的文化產業鏈。

如今,他早已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卻依舊保持著在部隊時的嚴于律己,做事親力親為的個性,艱苦樸素,一雙雙布鞋“前赴后繼”伴他走過春夏秋冬。20年可以改變很多,不變的是他對文化的癡迷,而這種癡迷愈發“變本加厲”,深深融入他的血液中。當他看到滿目荒涼,雜草叢生的勺園時,心里異常難受,百味雜陳,回去之后也時常嘆氣。是南湖的水土培養了他,他覺得該有所回報,該為南湖邊的勺園做點什么,這么好的地方,不該這般模樣,而且勺園本身的歷史及文化底蘊和文人雅士的佳話也該讓更多的人知道……

家人和朋友都勸他不要去攬勺園這個燙手山芋,那是個無底洞,道路坎坷,一片迷茫,畢竟歲數也不小了,孩子也大了,沒必要再冒這個風險,還是安安穩穩將現有的產業做好就可以了。最終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拿下了勺園十年的經營權。

“我的一切都是部隊給的,是南湖這片水土賦予的,我不能忘本,要有所回報,也許做不好,但我想讓南湖更美,不想因為無為而后悔。”

自打經營勺園,他便沒有了休息天,連春節都是在勺園度過的,每天早早的來,一步步落實他心中的藍圖,夜深人靜也還在辦公室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煙灰缸里是滿滿的煙頭。大環境不景氣生意難做,而勺園的投入卻有增無減,艱難的日子跟長了牙齒似的,一口一口咬出個大洞,怎么也補不上,這些年積累下來的資本全部投入還是填不滿缺口,他開始變賣這些年自己的一些收藏,給孩子準備的房子……讓人欣慰的是勺園在他幾年的經營下越來越好,亭臺樓閣、鳥語花香,被人喜歡,晨練散步會來這里、婚紗攝影會來這里、周末休閑會來這里……即使日子再困難,他也不用售票的方式將游客攔在門外,而是無償免費開放,提供場地讓游客參觀休息。隨著勺園的知名度提升,不少投資商想和他合作共同打理勺園,這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但大多數的投資是急功近利,只顧眼前,商業味太重,他權衡之后還是拒絕了。他也曾迷茫過,被形形色色的合作者弄得方寸大亂,未來的路該怎么走,只要靜下心來想想,答案就呼之欲出:堅持以文化產業為核心,以文促商,以商興文。

經營勺園苦并快樂著,于他是一場修行,之于社會是一種功德。

金狗旺岁试玩